·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风土  -> 正文风土

寻找“瀛洲三杰”那个最神秘的人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6日 来源:

仅存的夏泽村“西浃”

  民国《平阳县志·人物卷》中在陈高传后有专门的评论:“然宋元百年间,亮节清风,后先辉映,实惟霁善(林景熙)、子上(陈高)。”观苍南境内有史记载以来,陈高(字子上、1315-1367)在文人学者中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他的著作《不系舟渔集》入选《四库全书》,也是对他在文坛地位的肯定。在陈高家乡金舟乡,有两位陈高挚友也是才华横溢,他们三人并称为“瀛洲三杰”,只是不知何故,那两位史上留下的资料极少,两人的名字分别为何岳、林齐。

  相比林齐,《不系舟渔集》中何岳(字汝樵)的资料稍多些,陈高为他写了《远山轩记》,在《处士彭公墓志铭》里,陈高也写到与何岳一起到西门外彭家山的彭如山家为客,还为何岳撰写《大水怀何汝樵》、《元日客黄岩怀何汝樵三首》等共四首诗。陈高的《竹西楼记》中,也提到何岳、林齐一起到炎亭潜光院赋诗歌咏,但陈高写给林齐的文章只存一篇《送林希颜归永嘉序》,而林齐存世著作目前只有《释耕亭》诗一首,无疑,林齐是“瀛洲三杰”中最神秘的人。为揭开他的神秘面纱,我约了金乡镇文化站好友林志洁一同前往林齐的老家。

  乾隆《平阳县志·人物卷》文苑传中只简单记载林齐字希颜,没有载明林齐何处人氏,而民国《平阳县志》明确载明林齐是金舟乡夏泽人,还注明来源于《东瓯诗集》。《东瓯诗集》及《续集》为明朝温州本地士人蔡璞、赵谏所编,成书于明成化、弘治年间,来源应该是可靠的。

  林志洁也是夏泽村人,也姓林,我以为他肯定有林齐的资料,却不料他跟我说,他也寻找林齐许多年了,只获有《平阳县志》上记载的《释耕亭》诗一首,其它一无所得。

  耒耜休耕后,诗书乐事兼。

  芸香春满屋,灯影夜垂帘;

  野犊眠幽草,山禽下矮檐。

  长怜鹿门叟,不似晋陶潜。

  本诗呈现一派悠闲的田园风光和怡然自得的耕读景象,意境幽美。芸香春满屋,既有田园自然的香,也有诗书之香。晚风吹来,室内灯影书声,室外小牛眠草、山羊在院内檐下悠行。短短几行字,写尽风光和诗人的志向,实在是一首好诗。但也有瑕疵,一是格律上稍有不完美,在那个年代,对古体诗格律要求甚严,“门”字处应为仄韵,此诗用平韵了;二是题目和内容之间没有密切的联系,题目好像是一座亭的名字,但内容却是写居住环境。

  时光过去约七百年了,那种让人无限向往的田园耕读风情已不再有,我和林志洁行走在他的故乡,夏泽村的老宅已拆光,村民搬住到公路沿线的几排钢筋水泥房内,村委会也在这一排楼房中,我们从村委会办公室内拿到《林氏宗谱》,夏泽林氏对修谱很重视,从明至清,至少有7次修谱活动,最早是明朝万历廿一年(1593),根据谱源叙述,夏泽林氏属舥艚浃底林氏分支,夏泽村和浃底村隔下厝桥自然村相望。浃底林氏肇基始祖为林文英公,于明朝嘉靖年间自瑞安城南金垟迁居浃底。从族谱上看,此林氏在林齐去世后许多年才迁居夏泽,和林齐无亲缘关系。

  族谱中我还发现,此处地名被记为“下宅”。乾隆《平阳县志·舆地卷》没有夏泽或下宅的村名,而在民国《平阳县志·舆地卷》二十一都下载明新增“夏泽(俗作下宅)”,说明自宋至清,夏泽是个人口不多的小村庄。林志洁告诉我,夏泽村虽小但人均田亩数相比镇内其它村都要多的多,因为夏泽村的田地都是填水泽而得。志洁说夏泽村名溯源应该是“下泽”,据族中老人相传,此处多水泽地,地势低,又近舥艚海,在金舟乡中,属于偏远靠下的地方,所以被命名为“下泽”,后谐音变为“下宅”“夏泽”。志洁把我带到村中一个池塘前,说此池塘名“西浃”,现在的面积比起他小时候看到的小多了,村里还有两个池塘,为“东浃”“中浃”,现都已填平。“浃”是蛮话方言,就是池塘的意思,从“浃底”的地名也可以推知舥艚浃底村也在水泽地旁。“西浃”和“中浃”之间的北向有约2000平方米的一片园地上,志洁说前辈村民在耕种时经常挖到许多瓦砾残砖,还发现园前有一条东西走向又比较深的排水沟,推测古代应该有座大院建在此处,很可能是林齐家族所居。在陈高的《送林希颜归永嘉序》文中有写到:“林氏世多文人,希颜之从大父碧梧先生、严父伯舆先生皆饱学笃行君子也。若归而朝夕侍焉,而又穷究经术、尚论千载,则所以成才者,又奚必千里之外也邪。”说明林齐是一个家族居住在夏泽。只是不知遭何变故,举族迁走。

  老夏泽村四周环河,通过村东头的两座桥与外界相通,桥北曾是船码头(舥艚至金乡轮船),桥西侧有一座地方庙(殿),现在是老夏泽村唯一的正规建筑了,但大门紧闭。志洁说该庙约建于民国时期,一度是全村的文化中心。遥想七百多年前,释耕亭应该也是村里的文化中心,但志洁说村里的老人家都没有看到这座亭,在林齐家族集体失踪后,释耕亭不知存在了多久。岁月流逝,带走了太多风景。

  有趣的是,在网上我搜索到另一个林希颜,两个林希颜都和陈高有交集。《不系舟渔集》收藏有陈高去世后的墓志铭,撰写者是陈高好友、秘书少监揭汯。揭汯是元代历史学家、文学家揭傒斯的儿子,《揭傒斯全集文集》中有一篇文章《题邹福诗后》,内容是揭傒斯为随从弟子邹福的诗题文的事,文中有三处写到林希颜:“以国子教授庐陵林希颜及余为之”“余在阁中时,福又从林希颜学国书,希颜极称其可教。”此林希颜是江西人,且官为国子教授,显然不是“瀛洲三杰”的林希颜。但两位同名者是同时代的文人,又同交集于陈高这个著名的文人,也是一大偶然了。

  夏泽之行,我揭不开林齐神秘的面纱,只能寄希望于某一天,会出现一个偶然了。(陈如亮)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真钱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