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风土  -> 正文风土

南堡乡中心小学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3日 来源:

最初的南堡小学(后面的破庙就是教室。郑继岳提供)

  我的童年在矾山镇的杨子山渡过。

  杨子山是鹤顶山半山腰的一个小村庄,人们靠山吃山,打柴,割草,种田,与世无争。村中有一个破庙,村小学就设在这庙里。破庙正殿供奉着“放牛大王”(放牛娃能成为大王,也就我们这个村了!),侧房就是教室。各年级混坐在这唯一的教室里,老师啥课都会上。教这一年级,其他孩子就管自己做作业或开小差,大家都没觉得有啥不妥。这儿最高只有三年级,四年级开始,就必须到山下的南堡乡中心小学就读。

  感谢我那高瞻远瞩的母亲,在我七周岁时,她就直接把我送到南堡小学,让我走上一条与村里孩子完全不同的道路。这是个很正规的完全小学,两排互成直角的石砌房子,十来个班级,十来个教师。在我幼小的心中,这就是个恢弘的城堡了,一点儿没想到她在办学之初,也是在一个破庙里,甚至比杨子山那破庙还要小!这是南堡小学现存最早的一张照片了——只有8个学生,却有5个老师。这师资力量,比起杨子山的村小,简直太奢侈了!这个师生比例,就是现在办学条件很好的学校,也很难比得上啊!

  于是,我这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每天便在一条蜿蜒崎岖的山岭中跑下跑上去了又回。有时与同学一起,有时独自一人。春天,田野里的紫云英一片一片地开了,那莲花般的小小花朵让小小的我很是惊艳。接着,路边的杜鹃花一丛丛地开了,摘下一朵,扯掉花蕊,吹掉灰尘,塞进嘴里——酸酸的,跟红花酢浆草的味道差不多。还有蓬虆、覆盆子,都是童年难得的美味零食。溪蟹在石缝里自由自在地爬着爬着,一不小心就爬进了我们的饭盒,爬上了我们的饭桌……最最难忘的是白山脚下那条长长的石碇步,很简陋,一高一低两排粗石条,平整地安插溪流中间,胆小的孩子是不敢过的。胆大如我者,遇到下雨天溪水暴涨的时候也不敢过。但我不急,在溪边慢慢等着,有大人经过,就会理所当然地把我们背过去。那时候世上一定也是有骗孩子的坏人的,但我们那儿很闭塞,坏人一时还没到来。

  记得我女儿读小学时,我的寓所离学校不过500米的距离,我还坚持每天接送,直到小学毕业。二年级时,有一天她等不住了,“擅自”跑回家,还让我一顿教育。事后我也纳闷:我怎么就忘了那个每天在山岭间上上下下往返二十余里的小小丫头呢?

  这当然是后话。

  那时,我们都特别羡慕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想像中的天堂就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走出穷山沟,跨入大都市,似乎是大伙儿共同的梦想。那时候,我不知在不久的将来,好多像这样的青山绿水花花草草都要变成金贵的景区景点,要坐好久的车才能到达,要买很贵的门票才能进去。

  那时的我,很快乐地在山岭上奔跑,很奢侈地呼吸着大山里的新鲜空气而不知珍惜。

  但又有谁想得到,新鲜的空气会变成生活奢侈品呢?

  我家是最早离开杨子山的。在我10周岁那年,我爸在南堡小学旁盖了两间简陋的房子,从此,我这个离学校最远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最近的了!幸福感满满啊!奇怪的是,远在山上,上学从未迟到过;近在咫尺,却屡屡差点迟到,有一次还真迟到了……

  此后,南堡小学又繁荣了许多年。当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对眼下的生活环境就不再满足,山上的往山下搬,山下的往镇里搬,镇里的往县里搬……同时,家长对学校对老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很多时候,只要交些择校费,他们就可以把孩子往好的学校送。生源的流失已经不可避免。最后,南堡小学无可奈何地并入矾山镇第二小学,我真正意义上的母校就不复存在了!

  无独有偶,我后来就读的温州师范学院在前些年也并入了温大,老校舍也已拆除,现在,就连个怀旧的地方都没有了。

  学校的合并与拆迁就是上头的一句话而已。但对于深受母校之恩的广大学子来说,母校哪里仅仅就是一个学校名称呢!校园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木,都有着深深的童年记忆啊!

  我初中就读的是矾山镇中学。那时新大楼还没盖,主要就是一幢苏式的老建筑,后头还有一排简陋的两层楼教室,但已经让我感觉太繁荣了。杨子山村小一个老师包揽所有年级所有所有科目的事儿,在这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是同一科目,初一到初三的老师有时也各不相同!语文,数学,动物学,植物学……无论哪个科目的老师,知识都是那么渊博,而且都是学者风范十足!

  我到县里读高中时,苍南一中刚建成不久,那校舍,那设备,让送我上学的母亲好长时间内赞不绝口。那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电脑,但我们已经有微机课了。当我们换了拖鞋,坐到微机前,输入所谓的BASIC语言,那感觉简直就是——太高极了!谁能料想若干年后,网络盛行,一只鼠标就能代替一切呢?(鹤矾)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真钱买球app